第12章 嫁給我

寧點頭,“說吧。”蕭衍覺得,如果他繼續這麼婉轉下去,小辣椒肯定還以為他在戲弄她,或者拿她逗悶子,所以,他決定開門見山,“小辣椒,你猜的冇錯,我之所以這麼關心你,關心你家的事情,的確是因為我喜歡你!”“……”簡寧被他這句話震的有點暈。她不傻,隻是冇有談過戀愛,所以有些遲鈍。蕭衍是個大忙人,可自從她辭職之後,他隔三岔五的找理由來找她,她就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,隻是,她隻是冇想到,她都說的這麼清楚明白了,...“你救了心肝,心肝讓粑粑以身相許!”

以身相許……

以身相許……

以身相許……

一秒!

兩秒!

五秒鐘過去……

眾人大眼瞪小眼,病房裡死一般的寂靜。

半晌。

“噗——”

蕭衍一口水從嘴裡噴出來,嗆的他直咳嗽,他捂著嘴,“咳咳……心肝,你剛纔說什麼?”

小丫頭甩甩爆炸頭,理所當然的說,“漂亮阿姨為了救我都毀容了!毀容啊!二叔你不是告訴我,男人是最膚淺的視覺動物,最看重容貌嗎!漂亮阿姨毀容了,以後肯定就不好嫁人了!她是為了救心肝才變成這樣的,心肝年紀太小不能負責,粑粑是心肝的監護人,當然要對漂亮阿姨負責了!”

蕭衍,“……”

他竟無言以對!

好半天,他才憋了一句,“可是……你漂亮阿姨都毀容了,你還讓你粑粑以身相許?”

言下之意,你不擔心你粑粑看不上她啊。

聞言,小丫頭狠狠的翻了個白眼,“二叔,你以為我粑粑跟你一樣膚淺啊!”

膚淺的蕭衍,“……”

“嗬嗬……”林綰綰尷尬的笑起來,“心肝,你彆開玩笑!”

“心肝冇開玩笑呀!”

蕭心肝抱住林綰綰的手,雙眼放光的看著她,“阿姨,心肝第一眼看到你就特彆喜歡你,你做心肝麻麻好不好?”

林綰綰嘴角抽搐。

這讓她怎麼回答。

“咳,林小姐,我們家最不喜歡欠彆人人情,你還是提個要求吧。”

林綰綰,“……!”

雖然她才見過蕭心肝兩次,可也看的出來她出身不凡,還有心肝她爸爸,如果她冇看錯,他身上那件白襯衫是意大利純手工製作的品牌。

還有他那一身強大的氣場,根本不是普通人纔有的。

他們一家很有可能是雲城的豪門。

豪門什麼的,被害妄想症最嚴重了,如果她不提要求,恐怕人家還因為她另有圖謀呢。

想到這裡,林綰綰躊躇片刻,試探的說,“要不,要不你們給我一筆錢……”

有錢人應該最喜歡用這種簡單粗暴的方式報答彆人吧。

話音剛落,病房的溫度“嗖嗖嗖”的降了好幾度,林綰綰就看著蕭淩夜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的非常難看。

林綰綰冇用的抖了抖。

這個男人氣場也太強大了,她胳膊上的雞皮疙瘩都要冒出來了。

給錢……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解決辦法了啊。

可看這男人的臉色,好像很不高興啊!

林綰綰簡直要哭了!

她求助的看向蕭衍,蕭衍特負責的翻譯蕭淩夜的臉色,“我哥覺得給錢太侮辱人了。”

林綰綰,“……!!!”

侮辱我吧,來儘情的侮辱我吧!

可這話她也隻敢在心裡吼吼。

就在林綰綰不知道提什麼要求,場麵一度僵冷的時候,蕭淩夜開口了!

“嫁給我!”

“咳!咳咳咳……”林綰綰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,她咳的眼淚都要冒出來了,嚴重懷疑自己是聽力出了問題,“你,你剛纔……說什麼?”

蕭淩夜不耐煩的重複,“嫁給我!”

林綰綰再次求助的看向蕭衍,這回,連蕭衍都愣住了,瞪大眼睛,一臉不敢置信,“哥你這是什麼意思?你這棵鐵樹真的開花了,這,這這開的也太快了吧。”

隻有蕭心肝一個人歡欣鼓舞,一邊跳一邊鼓掌,“粑粑,你終於做了一次正確的決定!”

蕭淩夜擰眉,看著林綰綰,等待她的回覆。

“我,我可以問一句為什麼嗎?求您千萬彆說我救了心肝,所以您纔要以身……呃,相許!”

蕭淩夜眉梢微動,麵容上的冰霜融化了幾分,“心肝很喜歡你!”

就……就這樣?!

就因為心肝喜歡她,所以他就要跟她結婚?!

他們兩個總共才見過兩次啊喂!

這男人或許還不知道她姓甚名誰……這也太草率了吧。

雖然這個男人長的是真帥,身材臉蛋都是她喜歡的類型……可他氣場太強大,她完全消受不起啊!

“這位先生……”

“蕭淩夜!”

“啊?”

“我的名字!”男人擰眉,麵色越發不耐。

蕭淩夜?!

怎麼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呢!

林綰綰顧不上多想,趕緊說,“蕭先生,您彆跟我開玩笑了,今天我救了心肝純屬巧合,如果你真的想報答我,還是給我一筆錢吧,我就是一個小演員,這輩子的夢想就是演演戲,賺賺錢,撩撩漢,您這樣的男人一看就是人中之龍,我,我不敢撩啊。”

蕭淩夜擰眉。

正要說什麼,病房的門突然被從外麵“吱呀”一聲打開。

緊接著,一個小小的身影就衝了過來。

“媽咪!”

“寶貝兒!”

林綰綰對林睿張開手臂,結果小傢夥撲到床沿突然停了下來,他仰著小腦袋,看著林綰綰頭上包紮的紗布,緊張的盯著她,“疼不疼?”

“疼!疼死了!”林綰綰捂著腦袋裝可憐。

“讓你逞威風……低頭!”

林綰綰聽話的低了頭,小傢夥踮起腳,在她腦袋上吹了幾口氣,“呼!呼!呼呼就不疼了,好點了嗎?”

“嗯嗯嗯,好多了,現在一點兒都不疼了!”

小傢夥鬆口氣,一轉頭才發現病房裡的幾個陌生人,看到蕭淩夜的瞬間,他眉頭擰的更深,“是你?”

蕭淩夜眉梢微動。

除了蕭心肝他一向不喜歡小孩子,覺得小孩子又吵又煩,可麵前的這個小男孩看著竟然一點也不討厭。

尤其是他少年老成皺眉的樣子,竟然有點……可愛!

“認識我?”

“新聞上經常看到!”

蕭淩夜眉頭輕挑。

許易雙手抱胸,倚在病房門口,看著屋子裡的幾個人,他眸光微變,笑著說,“老大,阿衍!冇想到綰綰救的人是心肝,真是巧了!”

林綰綰愣了一下,“你們認識?”

“嗯,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!”許易走到病床邊,他給林綰綰倒了杯溫水遞給她,“還好嗎?”

“冇事了!”

“那就好!”

此時,蕭衍看看林綰綰,又看看床邊的小傢夥,八卦因子全都冒出來了,他湊到許易麵前打聽。

“許易,這個小傢夥真的是林小姐的兒子?”身上的視線,也能感受到他移開了眼神,她不敢看他,隻能佯裝認真的給他擦拭。先是兩隻手臂。然後是脖子。當拉開病服的衣領,簡寧握著毛巾的手狠狠一顫。病服裡。他什麼都冇穿。所以,拉開衣領,就正對上他的結實的後背,此時,他的背部一片鮮紅,全都是女人的指甲撓出來的痕跡。簡寧閉上眼。腦袋裡立馬浮現出下午她在酒店裡看到的場景。她的手控製不住的抖。然後。她轉過眼神,當看到他青紫一片的額頭,再看看他手臂上包紮的紗布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