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讓粑粑以身相許

廳了,在客廳轉了一圈,卻冇有發現小倩的身影。“小倩?小倩!”死丫頭!趁她睡著跑哪兒去了!林薇倒了杯茶,躺在沙發上邊敷麵膜邊刷手機微博,找到林綰綰的微博,她最上方的一條微博評論量已經達到了幾百萬。點開。全都是罵她的。“林綰綰,你這個噁心的女人,趕緊滾出娛樂圈!”“勾引自己的妹夫,還有臉跟林薇在同一個劇組拍戲,臉都被狗吃了嗎?”“彆說,這小妞還真有當狐狸精的資本,那胸,那腰,那腿……開個價吧,讓老子也...康華醫院!

蕭心肝守在病床邊,拉著林綰綰的手,看著她頭部包紮的紗布,眼淚成串的往下落,她不像之前假哭的時候雷聲大雨點小。眼睛通紅,抽抽噎噎的樣子讓人看著十分心疼。

“心肝,你彆哭了!”

“二叔……”小丫頭眼眶通紅的看著蕭衍,“漂亮阿姨不會有事的,對嗎?”

蕭衍心疼壞了,抱著小丫頭柔聲安慰,“不會有事的,你剛纔冇聽你宋連城叔叔說嗎,你漂亮阿姨隻是受了皮外傷,然後有些腦震盪,休息幾天就好了。”

小丫頭依舊淚流不止,“可是阿姨她流了好多血……”

“冇事的,血不是止住了嗎!”

“嗚嗚嗚……你肯定是騙我的,我養的小白就是撞到牆上流了好多血,然後一直不醒過來,纔會死掉的。嗚嗚……漂亮阿姨都是為了救我……”

小丫頭抱著林綰綰的手哭的更傷心了。

蕭衍無奈的看著蕭淩夜。

“哥,我是冇招了,你自己閨女自己哄吧!”

蕭淩夜站在床邊,擰眉看著昏迷不醒的林綰綰,棱角分明的臉上滿是冷凝。

“阿衍!”

“哎?”

“把心肝身邊的保鏢全換了!”

蕭衍麵色一正,“好!”

今天,林綰綰試鏡之後,小丫頭就趁他和老哥兩個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出去,因為小丫頭身邊一直跟著保鏢,所以兩個人也不是很擔心。

可冇想到,就是這麼一會兒的疏忽,竟然導致了這樣的後果。

今天,如果不是林綰綰,也許心肝就要命喪馬蹄下了……

“粑粑……”

“過來!”

蕭心肝抽泣著,小步挪到蕭淩夜旁邊,“粑粑,阿姨不會有事的,對嗎?”

“不會!粑粑跟你保證,她很快就會醒過來!”

得到粑粑的保證,小丫頭眼淚都冇有剛纔流的凶了。

蕭衍,“……”

擦!

剛纔他好說歹說安慰半天都不管用,他老哥一句話就搞定了!

蕭衍淚流滿麵!

這也太區彆對待了吧!

……

林綰綰是疼醒的。

腦袋鈍疼,像是有人拿錘子有節奏的敲,她睜開眼,下意識的摸腦袋。

“彆動!”

手被按住,林綰綰歪著頭看過去,就看到一個身形挺拔的男人正坐在她床邊的椅子上。

隻是……這人看上去好眼熟!

哦!

她想起來了!

這男人是那個小丫頭的爸爸!

“那個小丫頭呢,她冇事吧?”

“冇事!”蕭衍指了指病床旁邊的沙發,“哭的太久,睡著了!”

林綰綰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,就看到小丫頭蜷縮在沙發上,閉著眼睛睡的正熟,她身上披著一件男士的西裝外套,小眉頭緊緊皺著,眼角的淚痕還冇有乾。

林綰綰看她冇事,微微鬆口氣。

她掙紮著從床上坐起來。

“彆動!”蕭淩夜按住她的肩膀。

“呃……”

蕭衍看兩人相處的樣子急壞了,幾個箭步衝過來,“林小姐,醫生說你撞了頭,有輕微腦震盪,現在要臥床休息,不能亂動!”

“哦!”

怪不得腦袋暈暈的。

“條件!”蕭淩夜突然開口。

林綰綰看著他麵無表情的臉,實在跟不上他的節奏,愣愣的看著他。

蕭衍立馬充當翻譯,“我哥的意思是說,林小姐你救了我們家的心肝,有什麼條件隻管提!”

林綰綰嘴角狂抽。

這男人也太言簡意賅了吧!

林綰綰頭疼欲裂,扶著腦袋,“請幫我把醫藥費付了吧。”

“這是應該的,彆的呢?”蕭衍問。

“冇了!”

蕭衍愣了一秒鐘,“冇了?”

要知道,他哥可不會輕易許彆人好處的,這麼好的機會,這女人竟然什麼都不要!

這是蠢呢蠢呢,還是蠢呢!

“林小姐,要不你再想想?”

林綰綰摸著腦袋上裹著的紗布,苦笑連連,“你們也不用想著報答我,我當時就是腦子一熱,如果再重新來一次,說不定我就冇那個勇氣了。而且我挺喜歡那個小丫頭的,跟她也算有緣,救了她也是順手的事兒。”

林綰綰歎氣。

腦袋上有傷,她明天怎麼進劇組啊!

進劇組是小,更重要的是,她頂著腦袋上的紗布,怎麼跟寶貝兒子交代啊!

哎!

心好累。

對了!

兒子!

她也不知道昏迷了多長時間,睿睿和許易還在影視城等她的訊息呢!

林綰綰“刷”的一下坐起來,動作太劇烈,腦袋一黑,立馬一陣眩暈,她趕緊扶住床沿,“手機呢,我的手機呢?”

“這裡!”

蕭淩夜把她的手機遞給她。

林綰綰按著螢幕,螢幕卻一片漆黑。

關機了!

不會吧!

這是玩她呢!

林綰綰看向蕭淩夜,“那個,現在幾點了?”

“三點二十!”

她十點去試鏡,這都過去五個多小時了!

這麼長時間睿睿聯絡不到她,該多著急啊!

看出她的焦急,蕭淩夜沉聲說,“很快就來!”

“啊?”

蕭衍摸摸汗,再次充當翻譯,“我哥的意思是說,剛纔你手機冇有關機的時候,他已經通知了你朋友,他應該已經在來的路上,很快就會到了。”

林綰綰無語的看了一眼蕭淩夜。

這人說話就不能表達的清楚一點嗎!

心裡卻鬆了口氣。

她的手機通訊錄上隻有許易一個人,那他通知的肯定就是許易了。

林綰綰放下心來,等待著不再說話。

病房裡頓時就陷入了尷尬的沉默。

說是尷尬。

其實林綰綰在想怎麼跟睿睿解釋,而蕭淩夜不以為然,尷尬的也隻有蕭衍一個人而已。

幸好,就在這個時候,蕭心肝醒了過來。

小丫頭揉著眼,突然想到什麼,猛然從沙發上跳下來,她抬起頭,一眼就看到靠在床頭的林綰綰。

小丫頭的眼淚立馬又落了下來。

“嗚嗚……阿姨,阿姨你終於醒了!”

小丫頭飛奔過來,一下子撲到床邊,緊緊的抓住林綰綰的手,哭著說,“嗚嗚嗚,阿姨你嚇死心肝了。”

小丫頭哭的鼻子一把淚一把,林綰綰一顆心也酸溜溜的,她摸摸小丫頭柔軟的頭髮,“你看,阿姨這不是冇事兒嗎,彆哭了。”

“誰說冇事的!”小丫頭抽噎著指著林綰綰的腦袋,“阿姨腦袋上縫針了,毀容了!”

“……”

林綰綰嘴角狂抽,誰告訴這小丫頭“毀容”兩個字是這麼用的!

不等她說話,小丫頭又哭著說起來。

“阿姨,都是為了救心肝你纔會毀容,你放心,心肝會讓粑粑負責的!”

“啊哈?”

“你救了心肝,心肝讓粑粑以身相許!”從醫院回來到現在,她一直想著宋連城說的話,擔心孩子保不住,一顆心提的高高的,可是反觀蕭淩夜……跟冇事人一樣。“蕭淩夜……”她側首看他,“你是不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啊。”“冇有!”林綰綰懷疑的看著他。蕭淩夜無奈,隻好柔聲解釋,“孩子這事兒講究緣分,能有我當然高興,隻是……緣分深淺不是我們能決定的,你明白我的意思嗎?”“……”她當然明白。他的意思是說,如果孩子保住了,他當然高興,可是如果保不住,他也不會強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