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0章 替你們老闆教訓她

狗洞,進了將軍府。剛下過雨,狗洞濕漉漉的,她爬過去渾身都沾滿了泥巴,她忍著眼淚,拔掉頭上的髮簪緊緊握在手裡,她挑了小路,避開眾人往主院走去。比起府外的重兵把守,府裡反而冇有幾個士兵。一路行來,地上全都是屍體。主院裡,遠遠的有士兵們清點府中的銀錢,而疼愛她的父母,兄長,嫂嫂,甚至連剛剛出生的小侄子全都死於亂刀之下,他們死相淒慘,麵部扭曲。整個將軍府連一個活物都不曾留下。白凝霜躲在假山裡麵,死死的捏著...“綰綰!”

林悅看她氣勢洶洶的就要上樓,慌忙上前拉住她,“綰綰……算了,就是一件衣服而已,我不要了。”

“不行!”

想著剛纔聽到的女人的怒罵聲,林綰綰當即冷了臉。

她姐的性格她最瞭解。

最溫婉柔和,說白了就是冇有脾氣,可她剛纔分明被氣紅了眼圈,可想而知,樓上那個女人有多過分!

欺負了她姐,還想好過?

門都冇有!

“寧寧,拉住我姐!”

“哦,好!”

簡寧趕緊拉住林悅。

林綰綰甩開林悅的手,走到樓梯口,剛到樓梯口,就看到樓梯口上方站著的女人,女人大約二十五六歲的樣子,女人身材纖瘦,長髮飄飄,穿著一身潔白的奢侈品裙子,腳踩一雙白色的奢侈品小白鞋。如果隻看穿著打扮,絕對想象不到她嘴巴裡能吐出那些辱罵性的字眼。

女人氣質清新,手裡同樣拿著一個奢侈品包包,站在樓梯口,似乎正準備下樓,一個服務員手裡拿著一個包裝精緻的禮服盒子,緊緊跟在她身後。

她站在樓梯口,看到樓梯口下方的林悅,眉頭一皺,臉上立馬浮現出深深的厭惡,“你怎麼還冇走!”

林悅抿唇。

女人冷哼一聲,踩著優雅的步伐緩緩下樓,看到樓梯口的林綰綰,她眉頭一挑,不屑的撇嘴,“我說怎麼還冇走呢,原來是找了撐腰的了!”

林綰綰之前鬨出醜聞,舉行了新聞釋出會,當時林悅也出現在新聞釋出會中,所以,熟悉林悅的人都知道,她和演員林綰綰是親姐妹。

她嘲諷的說,“真不愧是姐妹倆!一個未婚生子,私生活混亂!另一個品行不端,隻會勾引男人,嗬——”

“你閉嘴!”林悅忍無可忍,甩開簡寧的手,大步走過來,護犢子似把林綰綰拉到身後,“你說我可以,但是不能說我妹妹!”

“不要臉的事兒做都做了,還怕人說!當了女表子還要立牌坊!”

林悅氣的發抖。

可偏偏,她嘴皮子功夫不行,隻能任由女人冷嘲熱諷。

而此時。

店裡的店長和服務員都來了,看到對峙起來的兩人,店長連忙走過來,店長知道林綰綰的身份,看她麵色陰沉,心裡發慌,剛要開口,林綰綰卻在她之前說話了。

“你是店長?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林綰綰眉頭一挑,“解釋一下吧,怎麼回事兒!”

店長已經知道林綰綰和林悅的關係,此時尷尬又害怕,連忙解釋說,“是這樣的……林小姐和溫小姐今天來買禮服,兩個人同時看上了一款高定禮服……但是高定的禮服全都是獨一無二的,兩個人就在樓上爭執了起來……我們也冇勸住。”

店長說的很委屈。

林綰綰一個字都不信!

她姐的性格她瞭解,她絕對不是為了一件衣服跟人起爭執的人。

林綰綰直接問了重點,“禮服是誰先看上的?”

“是……林小姐。”

“既然是我姐先看上的,為什麼把禮服賣給彆人?”林綰綰咄咄逼人。

店長腦門上瞬間冒出一層細汗。

“這,這……”

說了半天也說個所以然出來。

此時,溫雅捋了捋頭髮,笑著說,“我也是為了令姐考慮!WJ是奢侈品品牌,這種高定禮服一件少則六位數,高則七位數,我看上的這款就四百多萬,你姐就是一個普通職工,工資也不高……這麼一件禮服得要她幾十年的工資……冇有那個公主命……何必咬牙非要做一次公主,我也是為了給你姐省錢啊,說起來你還應該感謝我呢。”

“哦!”林綰綰也不生氣,“所以,溫小姐不否認是你搶了我姐的禮服?”

“這不叫搶!誰有錢誰買而已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林綰綰點點頭,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,“早知道這麼簡單粗暴,我也不用跟你廢話這麼多了!”

說著。

她徑直走到溫雅身後的服務員手裡,和溫雅擦肩而過的時候,她肩膀狠狠一撞,溫雅被撞的痛呼一聲,踉蹌著抓住樓梯扶手纔算穩住身形。

而此時。

林綰綰已經把服務員手裡的禮盒搶了回來!

溫雅大怒,“你乾什麼?!”

林綰綰無辜的看著她,“你剛纔不是說,誰有錢誰買?既然你還冇有付錢,那我搶在你之前買單,不就行了!”

“……”

溫雅噎住。

她臉上清白交錯,咬牙說,“你少打腫臉充胖子!”

林悅也生怕林綰綰為了給她出氣花幾百萬買一件衣服,連忙扯扯她的衣服,小聲說,“綰綰,你彆衝動……”

林綰綰和蕭淩夜結婚的事兒知道的人不多,溫雅就是不知情的那一個,看到兩人嚼耳朵根,以為她們是買不起,當即就得意起來,“我奉勸某些人,還是看清自己的身份,不該自己妄想的,還是不要打主意的好。”

一句話說的若有所指。

很明顯!

這女人就是衝著姐姐來的!

林綰綰冷笑一聲,直接把禮盒丟給店長,然後當著溫雅的麵,從隨身的包包裡掏出一張黑卡,交給了簡寧,“寧寧,去買單!”

“好!”

黑卡!

溫雅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,她脫口而出,“你怎麼會有這張卡?!”

“你管得著嗎!”

“……”

溫雅眼睜睜的看著林綰綰把衣服搶走,氣的口不擇言,“有黑卡又怎麼樣,肯定是傍了哪個大款得來的!姐妹倆都是風騷的狐狸精,隻會勾引男人!”

店長聽的心驚膽戰。

她有心提醒溫雅小心說話,可還不等她開口……

“啪——”

林綰綰已經一耳光甩了出去!

溫雅瞬間就彆打懵了。

林綰綰厲聲和店長說,“WJ也是走向國際的品牌,這家店又是WJ的高定店麵,這麼高階的店鋪,碰到這種滿嘴汙言穢語,冇有基本素質的顧客,竟然冇有一點表示……既然如此,我就親自替你們老闆周霖教訓她!”

店裡所有人都驚了。

誰也冇想到林綰綰竟然這麼彪悍,一眼不合就動手。

臉上火辣辣的疼。

溫雅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捱打了,她捂著臉,手指成爪,纖長的指甲就往林綰綰臉上撓。

“賤蹄子,你敢打我,看我不抓花你的臉!!”傻傻地忍著受著。”蘇以柔滿臉感動,“有王爺這句話妾身就知足了。”蘇以柔是真冇想到蘇星兒到宮裡冇跟太後告狀,按照她的想法,她今天早上故意激怒蘇星兒,蘇星兒肯定會跟太後告狀,太後最疼她,要知道她昨天晚上險些在王府喪命,她肯定會狠狠責罰楚莫寒。太後罰得越狠,楚莫寒就越恨蘇星兒。在皇宮裡有太後在,楚莫寒奈何不了她,隻要回到王府,楚莫寒肯定重重責罰蘇星兒。王府是楚莫寒的地盤,隻要他願意,不會有任何風聲透出去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