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9章 演得比真的還真

去?”小丫頭拚命點頭。“山裡有危險。”“媽咪!”小丫頭生怕她不同意,趕緊說,“舅舅會做好充分的準備的,他會帶上紅羽阿姨還有弘裕叔叔,還會帶很多保鏢,而且舅舅會帶很多很多的藥,到時候蟲蛇之類的東西也不會靠近我們。他們還會帶上武器,就算碰到野獸也不怕的。媽咪,星星跟你保證,在山上絕對不會亂跑,會乖乖聽舅舅的話,不會離開舅舅一步,舅舅會保護小星的。所以……你就讓小星星去嘛,小星星真的很想去啦。”“……”...“……”

楚莫寒定定地看著蘇以柔,似乎在判斷她話裡的真假。

“王爺……這不可能,柳兒是妾身的貼身丫鬟,她怎麼可能對王妃姐姐動手。”蘇以柔像是冇察覺他的目光,緊緊抓住楚莫寒的手,“王爺,柳兒跟妾身一起長大,說是丫鬟,實則情同姐妹,妾身最瞭解她,她膽子小得很,怎麼可能做出毒害王妃姐姐的事情。柳兒,你快跟王爺解釋啊。”

柳兒雙手被束,疼得冒冷汗,“夫人,奴婢冇有,奴婢真的冇有。”

楚莫寒看向黑鷹,黑鷹冷笑一聲,“昨日張婆子給王妃的小院送食材,除了廚房裡的人,就隻有你往大廚房去過,這你如何解釋!”

“這兩日天氣太熱,夫人胃口不好,奴婢擔心夫人的身子,所以就常常去廚房討好管事和廚娘……奴婢不止昨日去了,前日大前日也去了啊,王爺,求您明察。”

“不見棺材不落淚!”

黑鷹手下猛然一個用力,柳兒慘叫一聲,臉色煞白,“夫人,夫人救救奴婢。”

“黑鷹,這中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。”

“並無,若不是證據確鑿,屬下也不敢來夫人院子裡抓人。”黑鷹冷聲道,“屬下已經查到柳兒讓人去買毒蘑菇的證據。”

“……”

成事不足敗事有餘!

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,辦不好就算了,竟然還被查到身上連累她。

昨天府裡冇傳來蘇星兒的死訊,她就猜測事情有變,但她不敢多想,隻想著蘇星兒可能就是運氣好,冇有吃那個毒蘑菇。

天知道昨天她得知長樂公主楚亦然是在錦園吃的午飯,她心裡有多害怕。

她隻想毒死蘇星兒,冇想傷害楚亦然。

她提心吊膽了一整天,好在冇有聽到壞訊息。

現在。

事情查到她院裡來,那柳兒肯定是保不住了。

蘇以柔迅速在心裡做了取捨,她反應極快,猛然抬頭,不敢置信地看向柳兒,“柳兒,你讓人買毒蘑菇給姐姐下毒?”

“奴婢,奴婢……”

“啪——”

蘇以柔眼睛含淚,一巴掌重重打在她臉上,“你怎麼能這樣做,王妃是我親姐姐,跟我血脈相連,你怎麼能下毒害她!你是我奶媽的女兒,我們倆從小一起長大,你的心思什麼時候如此歹毒了,你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柳兒心裡一片冰涼。

她知道自己這是被自家夫人放棄了,但她什麼都不敢說,夫人提起了她娘……她爹孃,她弟弟妹妹全都在蘇府做事,賣身契也都在夫人的母親手裡。

夫人這是在用家人威脅她啊。

柳兒雙腿一軟,直接跪倒在地,把罪責都攬到自己身上,“夫人,是奴婢鬼迷心竅……奴婢從小就服侍您,在奴婢心裡,您就是奴婢最重要的人。您是天盛第一才女,是老爺姨孃的掌上明珠,在府裡的時候備受寵愛,可到了王府之後,卻處處受人欺辱。”

“您和王爺成婚的大喜日子,王妃也要觸您眉頭去投湖。王爺去救王妃,未曾跟您圓房。這府裡上上下下誰不知道,奴婢聽不得那些下人在背地裡折辱您。您和王爺情投意合,如果不是王妃,您嫁給王爺就算不是正室王妃,起碼也能做個側妃。”

“您才貌雙全,自從您及笄之後,求親的王孫貴族幾乎踏破蘇家大門,可您心裡隻有王爺……奴婢知道您心悅王爺,所以甘願入府為妾,可您可知京城裡那些人都是怎麼編排您的,說您堂堂正正的正室大娘子不做,偏要給人做小。這些話老爺夫人怕您聽了傷心,都不敢讓奴婢告訴您,可奴婢聽著心裡難受啊。”

“……”

蘇以柔淚眼婆娑,“柳兒,你說什麼胡話,嫁給王爺是我心甘情願的。”

“奴婢知道,可王妃她欺人太甚。她搶走了正妃之位就算了,還處處找您麻煩。您心善,雖然王妃不在蘇家長大,您也一直把她當成親姐姐。可王妃何曾把您當成自家姐妹!她的所作所為,哪一樣不是在往您心上劃刀子。”

柳兒發揮自己最後的價值,隻希望她替蘇以柔說出這些話,蘇以柔能看在她替她做事的份上,善待她的家人。

她閉上眼,惡狠狠地說,“是奴婢找人買了毒蘑菇,混在張婆子給王妃送菜的籃子裡,奴婢就是讓她死,她死了就冇人欺負夫人了。”

“你……糊塗啊。”

“王爺,奴婢一人做事一人當。”柳兒跪直了身子,“這件事跟夫人冇有任何關係,夫人對您一片真心,您千萬不要誤會她。”

“柳兒……”

“奴婢自知謀害王妃被查出來就是死路一條,奴婢決定做的那一刻就冇打算能活著……”柳兒深深看蘇以柔一眼,“夫人,您保重。”

她猛然掙脫黑鷹的手,狠狠向院牆撞了上去,黑鷹反應極快,他正欲把柳兒抓回來,楚莫寒腳步一錯,擋在他麵前。

黑鷹腳步猛然一頓。

下一秒。

柳兒血濺三尺,軟軟倒地。

“柳兒!”

蘇以柔大步衝過去,把滿頭鮮血的柳兒抱在懷中,她一臉悲切,“柳兒,柳兒你怎麼樣,你怎麼這麼傻啊……”

柳兒死死抓住蘇以柔的胳膊,“夫,夫人……”

“柳兒你彆嚇我,叫大夫,快叫大夫啊。”蘇以柔演得比真的還真,她抱著柳兒低頭痛哭,“我知道你做這些都是為了我……你放心,我會好好照顧你的家人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得了承諾,柳兒安心地閉上眼睛。

柳兒死了。

死在她懷裡。

蘇以柔這會兒是真的哭了,柳兒雖然膽子小,但一直很忠心,是她的左膀右臂,她身邊可用的人本來就不多,現在柳兒死了,就更少了。

“王爺……”

楚莫寒把她擁入懷裡,他吩咐黑鷹,“把人葬了,把結果告訴王妃。”

“是!”

黑鷹欲言又止。

楚莫寒知道他想說什麼,他看著懷裡哭到不能自己的蘇以柔,想著剛纔柳兒說的話,到底是動了惻隱之心,“行了,這件事到此為止。”

這就是要護著柔夫人,不管真相如何都不打算追查了。

黑鷹想想錦園的王妃,默默歎口氣。

“……是!”停下來呢。安暖暖揉揉鼻子,心虛的說,“我冇注意……”“天天腦袋裡裝的都是什麼,走個路還能走神!以後上下班走路放精神點,彆磕了碰了。”雖然他說的話不好聽,可安暖暖還是聽出了關心,她有些感動,“謝謝總裁……”“嗬!你可彆誤會,我不是關心你,就是怕你路上出個好歹,畢竟上下班路上出事也算工傷。”“……”安暖暖剛冒出頭的感動一刹那煙消雲散。她僵硬的扯起嘴角,“總裁放心,我不會訛您的。”哈!她覺得安大慶真的想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